Chu,Graphic Designer

刺桐游记

2019.09.04

这两天因为个人事情,所以去泉州浪了一圈。
总算可以说——踏足漳厦泉三地。
其实对于泉州是真的慕名许久,这次是第三次去,前两次我只是途径或稍微停靠。

emmm,该怎么评价泉州呢?只能说不虚此行,百闻不如一见。它远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,甚至可以说是保留闽南文化最为完整以及底蕴最为浓厚的城市。

说到闽台文化,或许有些人会觉得台湾的诸多文化发源于厦泉,但其实不是,确切地说是源于漳泉文化。

经济体量或许厦门最为拔萃,泉州次之,漳州垫底*(这里被渣西怼了一下,泉州的确是全省GDP第一,所以用经济体量确实有误。emmm,那就换成发展前景哒)*;
可文化底蕴泉州最为完整,漳州较零碎(零碎不代表不完整,只是没钱修缮以及精神意识层面还有待提高),厦门是个小弟弟。
这……是实事论事。

我一般比较宅,但一旦出门我会优先逛览当地的文化景点,或许我骨子里比较重传承吧。
了解一座城,有时候只需要一辆哈罗助力车。
刺桐两天,骑行一天,感觉自己非常享受这座城的林荫街道……虽有城市钢筋水泥的硝烟,但总能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古色古香的闽文化,让人不胜欢喜!

东湖公园

很是意外,我逛的第一个景点居然是东湖公园,占地面积不小,景致是江南水榭的柔情。
逛它无他,熟人带领。

真武庙

骑行泉州府第一站!
闽人古来崇真武,这对好巫尚鬼的闽南文化而言,是一个非常特别但又情有可原的信仰。
真武信仰甚至与天后妈祖文化、保生大帝文化、威惠庙文化、武圣文化的民间信仰地位一般,并无二致。
我曾在自留地提到真武文化,如今到了泉州,怎么地都得走一波素有‘南武当’之称的‘闽台祖庭’真武庙。

郑成功公园(大坪山)

到大坪山的时候都临近10点半了,所以我只爬到半山腰,还没摸到山顶上的郑成功雕像,就无奈下山了。
别问为什么,那太阳忒毒,我一个人骑行泉州,怕中暑晕倒在国姓爷的马蹄下。

泉州府文庙

每个地方都有一座文庙,呃,或者说每座县城以上的行政单位,都会有一座文庙吧。
但每个地方的文庙都差不多,比如漳州古城的文庙,我老家县城的文庙,以及泉州府文庙。
唯一的区别是占地面积的大小罢了。

花桥慈济宫

前文提到的保生大帝文化,就是这了。
可能提一下漳州的白礁慈济宫、厦门的青礁慈济宫,有稍微了解闽南民间信仰的人就会恍然大悟。
大道公,与闽中(莆田)妈祖文化不遑上下的闽民间信仰!

天后宫

莆田古时其实是归泉州管辖,所以较真而言:说妈祖文化是闽南文化,也是有理有据的!
当然提到海神、提到天后,出海的人应该都不陌生。
泉州天后宫是最早妈祖庙之一,据说从其分灵出去的妈祖称之为‘温陵妈’。

德济门遗址

德济门遗址就在天后宫的前面,不大,一小片而已。有沟渠,有三座炮管,就是如此简单!

李贽故居

说到李贽,别说不认识,好歹高中的历史课本有提到此人。
他的故居就在德济门遗址附近,拐个小巷子就到了。
是真的近!

通淮关岳庙

通淮关岳庙原先只是供奉关帝,后来奉祀岳飞,于是才改名关岳庙。
建筑格局不算很大,至少对于溜达过成都武侯祠的我而言,真不大。可也不算太小。
emmm,精致的一座关岳庙!

东观西台

吴氏大家祠,好像是关于状元宰相吴鲁?因为不是开放日,我也只是匆匆一瞥。

开元寺

开元寺,开元盛世。
是目前我走过的最大寺庙,它比漳州的南山寺大,而且已经实行免门票了。
不过我喜欢其两侧的东西塔,那玩意是真的古物,真的仿木式石塔,工艺水平牛逼得慌!

西湖公园

西湖公园是我骑行泉州的最后一站。
我并没有深入游览,只是绕湖走了半圈的景点外围。它的设计风格有点搬运杭州西湖,特别是断桥那个水天一色的景!
真的酷似到让人产生错觉,哪怕桥型不一致。

泉州市区有一些景点,我来不及逛,比如西湖公园旁边的泉州博物馆、清源山;比如泉州动车站不远的九日山……
下次若是时间充分些,再浪一波也不迟。

这并不是一篇游记,而是流水账的标题党。很多事物不能展开讲,懂的人自然懂,想懂的人自行百度……